【女流文學網,感情文學網,閱讀文章網,經典文學作品,美文摘抄600字,www.ait-works.org】
當前位置: 女流文學網 > 正文

阿磊與阿美的愛情故事(3)

專題: 愛情 故事 身體 目光 心中 愛情美文 愛情故事
作者:褻瀆青春 來源:女流文學網 時間:2019-12-09 13:45:05 ?閱讀:0   網上投稿

“那我第一次要吻你的時候,你為什么要我說出你的手機號?”阿磊繼續的追問。

“若一個男孩真心喜歡一個只見過一次面的女孩,就會將女孩的手機號記在心上而不是手機上。”

阿磊聞言將阿美不自覺抱的加重了力道,阿美的身體已變得酥軟無力并且微微發顫,秀眸微微顫道:“你抱我快喘不過氣來了?”

阿磊聞言放松了少許的力道,用鼻尖在阿美的脖頸處來回的輕觸,語氣迷醉道:“你的身體真香!”

“我身上什么味道?”

“混合了百合花和玫瑰花氣息的芳香。”

阿磊與阿美在寒風中相擁而笑,愛情來了,誰能不笑!

今天是周一,是制藥廠每周清晨要開的全體員工大會,大會的主要內容就是有關各個車間發表這周要達到多少多少的產量,為公司提升經濟效力,說歸說,可計劃的都豪言壯志可實施起來就差個十萬八千里,預計的產量沒有一次能達到的。

大會要開兩個小時,由于全體車間的工人都要在場,500多名的工人們只能集體站在科研樓前,聽著類似上周的發言稿,工人在這兩個小時內只能忍受著站立的疲憊,老是每周浪費兩個小時來埋怨產量上不去,不如取消每周例行兩個小時的大會,用于生產上,雖然兩個小時不多,但總能在產量上有所起伏。

今天的大會本來應該是兩個小時的,卻后延了半個小時,得!看來這周的產量又達不到了!后延半小時皆因阿磊而起,因為阿磊昨天去找阿美道歉,曠了一天的工,說某某車間的某某人自意而為,沒有工作心,更沒有責任心,產量之所以上不去皆因有這樣人的存在。

當說到某某人時,離阿磊近的人都將崇拜的目光盯視著阿磊,說對于這樣沒有責任的人將嚴重處理,罰款二百以示警戒,阿磊聞言自己受到處罰并沒有自責,反而面帶傻笑,阿磊并沒有將二百元的罰款放在心上,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別說二百,就是罰掉這個月的工資,阿磊也覺的昨天的工曠的值。

在這周期間大家見到阿磊都不叫阿磊的名字,都嘲笑的叫某某人。

除了每天的上班和晚上陪老楊喝酒剩下的時間阿磊都用在和阿美通電話上,訴說著彼此之間所遇到的開心事和傷心事,每每要掛電話的時候都要向對方說一些聽上去非常肉麻曖昧的話來表達這一天對彼此深深的思念之情。

阿磊在電話中相商過幾天請假去找阿美玩,計劃著手牽手去逛街,去看什么電影、去吃什么飯,彼此在電話中傻笑,似能想象到要二人的世界是多么棒!多么的甜蜜和曖昧!

時間在苦苦的相思之中度過,二人相見,顯得那么的拘謹,無聲的走在高樓林立的道路上,誰也不看誰,只是各面色羞紅的看看前方或不自然的低低頭,嘴角上總是不自覺的出現一絲羞澀的笑痕。

阿磊不時發出幾聲干咳聲來打破沉悶的氣氛,二人步履緩慢同步的走著,像是在電話中不知廉恥訴說對彼此思念曖昧密語的不是眼前的二人一樣。

阿磊身體慢慢的湊近阿美,右手緩緩的觸摸阿美的左手,剛剛觸及到卻被連耳根都紅透了的阿美故意很自然的甩臂避開阿磊不懷好意的惡手,阿美的故意冷落并沒有讓自己產生失落感反而讓自己覺得很刺激,讓自己覺得和阿美之間充滿了曖昧一樣,心中不自覺的歡喜起來。

阿磊的幾次的不懷好意的伸手都被阿美故意的甩開,這讓自己苦笑不已,阿磊快步上前轉身攔在阿美的身前,苦笑不得的看著一臉羞澀緋紅的阿美。

阿美則立馬將雙手藏在背后,挺胸抬頭一臉得意的看著眼前面色有些焦急的阿磊,一副高傲不可隨意侵犯的姿態。

阿美背后的雙手將發育良好的胸凸顯的更加豐滿,身材玲瓏有致,在配合著漂亮的臉蛋,真是仙女誤下凡間一樣。

見阿磊目光死死的盯視著自己的胸部,面現一絲的不滿嬌呻責怪道

:“你往哪看呢?”

“當然是在看該看的地方!”阿磊變得大膽直言,眼神中充滿了坦誠之色。

“再看就把你的眼睛挖出來!”阿美面色狠狠的恐嚇著阿磊。

阿磊真聽話隨即將目光移向阿美嬌紅羞澀的漂亮臉蛋上,阿磊不自覺的緩步移向阿美,看著阿美朱紅欲滴嬌唇,雙手抬起輕柔的放在阿美的肩上,阿美看著阿磊眼中火熱神色知道阿磊接下來要對自己做什么,并沒有像上次一樣后退,嘴唇微微張開,目光充滿柔情的等待著。

阿磊見阿美并沒有閃躲的意思,緩緩側頭低下將自己的唇印在那隨著自己逼近顫動的更加劇烈的朱唇上,阿美感受到那溫潤和濕滑主動輕輕的用嘴唇不斷咬合著阿磊那僵硬不動的嘴唇。

阿磊由于是初吻,并不會接吻的技巧,連最簡單的吻都不會,感受到阿美主動帶來的刺激,自己也不自覺的輕柔的回應著阿美的吻,感受到阿美發出微喘的氣息噴在自己的臉上,刺激著阿磊感官,自己變得很主動的親吻著阿美,而阿美則身軀嬌喘被吻得全身無力,適應著回應,緩緩的閉上眼睛,秀眸微顫著。

阿磊邊吻邊將搭在阿美肩上的雙手順著阿美的臂膀緩緩下滑到阿美的背后,將阿美的手拉到身前,阿磊的唇離開阿美發軟的唇,將緊攥著阿美的手晃在阿美的眼前一副奸計得逞樣子笑道:“你看被我牽到你的手了吧。”

當阿美感到那令人神魂顛倒濕溫的感覺消失時,自己的嘴唇還在迷醉的咬合著空氣,沒有想到這個吻會這么快的結束,目中透露著失望之色,看著阿磊緊緊的攥著自己的手傻笑著,就像第一次打了勝戰的將領

,在敵人面前不知羞恥的炫耀自己的戰績。

阿美心中升起落魄的情緒,阿磊是因情到濃時不自覺的親吻自己,還是利用接吻來達到牽自己手?這個吻只是個陰謀而不是出于喜歡嗎?還是自己想的太多了。

阿磊緊緊攥握著阿美的手問:“我牽你的手時,你為什么躲開啊?”

“若什么就讓你一次得到的話,你就不會去珍惜

。”這是出于自己的真心話。

阿磊聞言將阿美抱住,而阿美也將阿磊抱住,阿美目露惶恐之色輕聲說:“你真傻!但我喜歡你這樣的傻,傻的可愛!你會這樣一直傻下去嗎?”

“會的!我這輩子只會對你一個人傻!”

二人緊緊相擁,感受著從來沒有過的溫暖和情意。

阿磊緊緊的牽著阿美的手來到電影院內,影片開始在屏幕上播放,阿美坐在阿磊的左邊,阿美拉過阿磊的手臂放在自己的懷中,緊緊地抱著,就像像是在抱著一生中最珍貴的“東西”目中閃動著惶恐的淚光,就像下一刻就會失去自己現所擁有的一樣。

阿美的頭枕在阿磊的肩膀處,而阿磊將頭則輕輕側挨著阿美的頭,動作小心而又僵硬,像是在枕著一個極意易碎的“寶貝”,目現歡喜之色。

阿磊和阿美在光線陰暗的影廳內感受著彼此之間深深的愛意,戀愛中的男女,男的通常把自己比作成“東西”,把女孩比作成“寶貝”,這不是傻!而是男孩對心愛女孩的呵護。

出了電影院已是下午的一點鐘了,電影中的內容二人全都沒有記住,只記住了那一個半小時內彼此間默默給的柔情和愛意。

出了電影院,阿美提議去吃水煮肉片,阿磊聞言面現難言之色,知道水煮肉片是阿美最愛吃的一道菜,還是一道辣菜,心中有苦難言卻獨自將難言之隱藏在心里。

飯館的人很多,來這里吃飯的人大多數都是口味偏辣的,阿美吃的津津有味,鼻尖上早已吃的辣出了汗珠,阿美無意間看到對面的阿磊面帶微笑傻傻的看著自己,而自己卻連筷子也沒動一下。

“你怎么不吃啊?不餓嗎?”自己已經餓了,難道他就比自己強,不覺得餓?

“餓啊!”阿磊語氣因餓的而發顫音。

“餓你還不吃!你腦子傻掉了?”話完阿美吃掉一塊連著紅辣椒的肉,被辣的嘴微張,哈著氣,表示被辣著了,且被辣的很過癮。

“但我不想吃這些!”阿磊回答的語氣很無奈。

“那你想吃什么?”阿美吃著筷子上的肉說。

“我想吃你嘴了的!”阿磊壞笑著看著只顧不停吃辣肉的阿美。

阿美聞言面現羞紅之色,不懷好意的瞥了阿磊一眼,看了看左右近桌處吃飯的其他人,目光直視阿磊說:“你不拍周圍的人看著我們嗎?”

“不怕!”語氣堅定而坦然,眼中充滿了期望之色。

阿美聞言面現壞笑之色,隨后將一塊肉和幾個整塊的辣椒放在嘴里,嚼爛后而不下咽,離座起身,前身向前彎,面現笑意卻不敢笑,怕一松口,口中嚼爛的肉就會掉出來,自己就不相信阿磊會在這么多人的面前吃掉自己口中嚼碎的肉。

阿磊本來的一句玩笑的話,沒有想到阿美會來真的,面對阿美眼角處那充滿了挑釁和鄙夷嘲笑之色,阿磊的心中升起一股熱火,即將噴發而出,管他呢!在這里誰也不認識誰。

阿磊面帶笑意緩緩起身,阿美見狀心中嘆道:“不會吧!他來真的嗎?可這里這么多人啊?,多尷尬啊?”

自己來不及后悔!來不及后退!阿磊的嘴已經堵來上來,阿磊的唇無縫隙的貼合在阿美的唇上,阿磊的唇慢慢的咬合著,隨著阿美的輕柔回應,感覺到溫熱嚼碎的肉末慢慢的流入自己的口中,先感覺到的是辣椒的火辣。

飯店一下子安靜了下來,就餐的客人紛紛看著二人目無他人的通過接吻喂食,一時都看的傻了眼,感慨這90后可真敢厚顏無恥的秀恩愛。

阿美的目光中透露著無限的羞澀和刺激,自己完全不知口中的食物是被阿磊吸走的?還是被自己從口中送入阿磊口中的?口中的食物被阿磊吸走了,可阿磊并沒有松口的意思,繼續的吻著阿美,阿美也喜歡這種吻,被吻的全身發顫火熱。

再難舍難離的吻總有分開的時候,兩唇分離,目視著彼此,目光中閃動著對彼此深深的情意和眷戀。

阿磊看著阿美的脖頸都被自己的吻而變的羞紅,心中倍感自豪和難言于表的歡喜。

“什么味道?”阿美喝了口果汁來解緩辣椒帶給自己口中的火辣。

“甜的!像蜜汁一樣的甜!”阿磊面現癡迷的說。

阿美聞言由心而笑,笑阿磊的傻,明明是辣的,非說成是甜的!阿美突然覺得飯店怎么變得這么安靜,環視四周,看到吃飯的客人均目現吃驚呆然之色看著自己和阿磊,不肯將目光移開,似是想接著看二人還能做出比這個更出格的事來。

羞得阿美將緋紅的臉埋在雙手之中,而阿磊見狀則發出輕微的笑聲,阿美則在桌下用腳踢打著阿磊說:“都怪你!”

阿美與阿磊手牽手的走在馬路上,阿美羞澀的臉上洋溢著甜蜜的嬌容看著遠方的高樓大廈,每當對面相對走來陌生的路人,路人就會發出異樣可笑目光盯視在阿磊的臉上,并發出細微的嘲笑聲,似在阿磊的臉上看到了奇怪好笑的東西。

牽著阿磊手的阿美面帶欲笑難控的笑容,雙唇緊抿著,目光偷偷的看了阿磊一眼,阿美實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松開僵硬的笑容,放聲笑了起來,笑的很愉快、笑容中透露著無限言表的感動,因為阿磊對辣椒過敏,雙唇已紅腫突起,紅腫的就像嘴上掛了兩根火腿一樣,看上去很傻!很搞笑。

阿美并未覺得阿磊明知自己對辣椒過敏還“親吻”自己,是一件傻事,心中升起絲絲的情暖之意久久回味著,不由自主的將牽著阿磊的手攥的更緊了。

阿磊見阿美笑了,自己也跟著發出笑聲,但笑得很痛苦,阿磊一笑扯動著紅腫的嘴唇更加的腫脹疼痛

阿美止住笑聲義正言辭的說:“你高興什么?”

“看著你快樂,我就高興!”語氣坦誠沒有一絲的奉承。

阿美聞言心神一愣,目中泛起一絲的淚光,避開阿磊歡喜的目光,將頭側望向一旁不再理會阿磊,阿磊感覺到阿美神色變得異常不安,強忍著紅腫帶來的疼痛發出含糊不清的字眼說:“怎么了?”

阿美依然側轉著頭不理會阿磊,但眼圈內已溢滿了悲傷哀怨的淚光,阿磊忍著唇上的疼痛連續追問了老幾次,阿美依然不可理會阿磊。

阿磊正疑惑自己又怎么惹阿美不開心了?正思量間,只見阿美轉身將阿磊抱住,阿磊被突如其來的擁抱弄得不知所措,雙手慢慢的將阿美抱住。

阿美緊緊的抱著阿磊語氣憤然的說:“阿磊!我喜歡你,是真的!是真心的喜歡你!”

話完阿美眼中的淚水已泄洪般流下,哭泣下來,將阿磊緊緊的擁抱著,抱的很緊就像下一秒就會失去的一樣,目中充滿了無限的悲傷無奈和自責。

“哭什么?我又沒死,只是對辣椒過敏腫脹了嘴唇而已,過幾天就好了!”阿磊拍打著阿美因哭泣而發顫的背安慰著。

“撲哧!”一聲,阿磊的話將哭泣的阿美逗樂了,阿美哭泣著以命令的口吻對阿磊說:“阿磊答應我永遠別把死掛在嘴邊,更不能在心里想,就算你以后失去了什么也不能去想這個字,知道嗎?”

阿磊覺得是自己無心的一句話把阿美嚇到了,心中不安起來,也將阿美緊緊的抱著笑聲著說:“阿美,你放心為了你我不會去死的!”

“嗯!”阿美聞言閉上雙眸,享受著阿磊身體帶來的溫暖和依靠。

阿磊抱著阿美輕聲問:“阿美,我有個問題一直想問你,卻又不敢問你!”

“你問吧!我什么都告訴你!”語氣中充滿了女孩無限的嬌柔和依戀。

“就是有關那奪取你初吻同學的問題。”阿磊試探的問。

“怎么了?”阿美聞言緩緩的將哭紅腫的雙眼睜開。

阿磊明顯感覺到當阿美聽到自己的問題時,身軀明顯的一震,自己該不該繼續問下去,紅腫的嘴唇發顫的說:“你現在對你的同學還有感覺嗎?”

原來阿磊一直在意著阿美所說過的每一句的話,阿磊在吃阿美同學的醋,阿美聞言笑了,抱著充滿醋意的阿磊柔聲說:“阿磊,我給你講個故事!”

有個人經過路邊,看到路邊生長著一株花,便停下腳步靜靜的看著那株花,那花問那人:“你為什么看著我?”那人笑了笑說:“因為我喜歡你!”之后那個人每天路過這里就會停下來一小會,靜靜看著那株花。

之后也有個人經過這里,也看到了路邊那株盛開的花,同樣和第一個人一樣看著那株花,只不過會給那生長在路邊的花澆上一點水,那花很奇怪的問第二個人說:“你為什么給我水喝?”那人同樣和第一個人一樣,笑了笑說:“因為我愛你!”之后第二個人每天路過這里的時候都會給那路邊的花澆上一點水。

阿磊聽完阿美的故事面帶歡喜之色抱著懷中的愛人,阿磊眼中洋溢著幸福之色說:“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了?”阿美質問阿磊。

阿磊笑了笑將紅腫的嘴唇移到阿美的耳際輕聲說:“因為我是那經過路邊的第二個人。”

因為喜歡所以看著,因為愛,所以甘愿奉獻著!

阿美聞言笑了,頭枕著阿磊的肩膀柔聲說:“我那同學是過去式,而你,阿磊則是我的現在!”

阿美很想在“現在”的后面加上“永遠”二字,但沒有說出,因為自己怕以后還不起,這“

永遠”二字的責任太重自己承擔不起,也不配說“永遠”二字,自己現在能做的只求阿磊日后不要忘記自己。

阿磊將懷中的阿美放開,看著哭紅眼的阿美看上去更加的楚楚動人,目光癡迷著看著阿美,言不由己的脫口而出:“阿美!我想吻你!”

見阿美并沒有言語拒絕,阿磊俯下頭向那誘人的紅唇探去,阿美伸手阻止阿磊作惡的唇,嚴肅的說:“現在不行,等你的嘴唇好了以后再吻我,吻我的時候不需要征求我的同意!”

酒桌上,老楊看著阿磊紅腫的唇瓣笑了不停,老楊艱難的控制住自己的笑聲說:“你的嘴唇怎么腫的這么厲害?被女孩親的?”

“我對辣椒過敏!”阿磊目現歡喜之色的說。

阿磊興奮的講了今天自己與阿美都去了什么地方玩,在哪吃的飯,最后還講了如何如何不舍的與阿美分開,聽的老楊目現深深的回憶之色,老楊的眼神中閃過一絲的悲傷之色。

老楊喝了一口酒,放下酒杯對著阿磊漫不經心的說:“你喜歡那個叫阿美的女孩嗎?”

    ?
    九游app官方下载安卓 - 九游app官方下载苹果游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