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學網,感情文學網,閱讀文章網,經典文學作品,美文摘抄600字,www.ait-works.org】
當前位置: 女流文學網 > 正文

《重生獨寵 席少寵妻成癮》

? “老公……”

? “乖,我在……”

? “嫣兒,不熱嗎?”

? ? 全城的人都知道席少潔身自好,揚言終身不娶,卻唯獨對她,捧手里怕摔了,含嘴里怕化了。

? “嗯......?”

 

  熟悉的聲音響起,身體被緊緊的擁在誰的懷里,申后的滾tang讓她一時之間喘不過起來。

  “嗯?嫣兒。”

  “啊。”

  “怎么了?誰欺負你了?怎么突然哭了起來?”

  其實此刻席方澤內心里焦躁擔心不已,想知道她為何在他們的新婚之夜哭,又不想知道......他知道,自己娶了她,是帶了qiang硬的意味在里面。

  現在不喜歡他,可以,往后他們有的是時間,他可以慢慢的進駐她的心。

  “沒事,只是......想家了。”

  徐嫣抽噎了會,悶聲回答著,知道席方澤的性格,他問了,那就必須要有個答案,不然他不會罷休。

  席方澤皺眉,轉而心中便是一松。

? “乖,以后我們可以常去徐家看看。”

  徐嫣身體一僵,不是徐家,不是徐家,她的家從來都不是徐家。

  眼淚從眼中洶涌奔出,想到si之前的那些事情,徐嫣心中大痛,陡地轉身一把抱住席方澤的腰,埋首在他胸前。

  心中閃過一絲疑惑,明明已經si了,為何還有這么真實的感受?不管是心中的痛苦跟恨意,還是自己的眼淚,碰觸到席方澤的身體感覺,他身上散發過來的熱意。

  “席方澤。”

  悶悶的聲音從胸前傳來,還帶著一絲濕意,席方澤渾身緊繃著,苦笑的低頭看了眼懷里的小人兒。

  “嗯?”

  伸手將人兒抱在懷里,手在她背上輕輕的撫著,到底還是年紀小,想家也是常事。

  席方澤,對不起!席方澤,我們以后好好的做一對gui夫妻好嗎?

第二章

  徐嫣在心中默默的說著,到底不敢出聲說出來,只是這樣靜靜地抱著席方澤,她已經感覺幸福不已。

  如果,席方澤能原諒她,請讓他們一起在陰曹地府做一對無憂無慮的gui夫妻吧。

  席方澤感覺到懷里的人,越來越往他懷里鉆,越是靠近,鼻息間的馨香便絲絲般的鉆進他的心間。

  渾身都是緊繃,無奈的低頭看著徐嫣,這丫頭。

  “嫣兒。”

  聲音沙啞的呢喃著,今夜是他們的新婚之夜,他如何需要忍耐!

  手慢慢的從徐嫣的衣襟中伸了進去,盈盈一握的腰肢,如想象中般的柔嫩而纖細。席方澤心中一蕩,呼吸便是重了幾分,低頭去將懷里的人兒拉開一些,抬起她的下巴,俯首正要噙住那抹誘人的殷紅時,卻對上她一雙紅腫的眼眸,眸子里滿滿都是驚訝。

  這一切都這么真實得讓她有種恍惚,好似這不是在陰曹地府,她此刻不是gui魂。

  她做過gui魂,在錯手sha/si了席方澤后,她絕望崩潰到自sha身亡,只是在她si后不久,席家便被徐明睿跟蘇婉清帶著人沖了進來掃蕩。

  當時,她聽著蘇婉清跟徐明睿兩人的對話,聽著他們對著她跟席方澤的shi體冷嘲熱諷,聽著他們將所有的事情真相都說了出來。

  心中悔恨不已……

  一個是她從前心心念念的大哥哥,以為他對自己溫柔以待,跟自己心意相通,對自己最是好的大哥哥。

  一個是她從小到大唯一的,最好的朋友,什么秘密都跟她說的閨蜜。

  到頭來,全都是假的,他們全都是故意在她面前做戲,將她耍的團團轉,甚至徐家的每一個人都在她面前演戲。

  他們全都是在將她當成傻瓜一般的戲耍,利用她的天賦去賺錢,利用她去傷害席方澤,到最后甚至是利用她的信任,陷hai席方澤,給她下du,sha了她的孩子。

  徐嫣恨得雙眼流下了xue淚,呲牙咧嘴,臉上猙獰不已的沖徐明睿跟蘇婉清撲去,只是讓她jue望而悲哀的是,她的身體穿透了徐明睿跟蘇婉清,她根本就碰觸不到他們兩個。

  一次又一次的撲向那兩個偽善的人,想要撕sui了他們,一次又一次的失敗,直到她最終被一陣強大的力量扯入黑暗中。

  再次醒來便是此時,她躺在一間熟悉的房間里,她還以為自己是到了陰曹地fu,可是她卻沒有見到一直想念的爸爸媽媽,而是見到了年輕了幾歲的席方澤。

  雖然是冷厲的神色,輪廓堅毅如雕刻般,五官精致得近乎完美,讓她身為女人都覺得羞愧。

  只是,此刻的席方澤沒有了她記憶中的冷漠跟殘酷。

第三章

  難道人si后還會變年輕嗎?

  她記得席方澤si的時候,雖然依舊氣度不凡,棱角分明的臉龐猶如雕刻,只是從前目若朗星的眸子里,已經變得深沉而幽暗,好似看不到盡頭是什么般的漩渦,卻又透著絲絲的bei傷。

  可是,此刻的席方澤,眼中分明沒有那種bei傷,目若繁星般閃耀,如天空的明月般耀眼。仿若她第一次見到席方澤時一般的樣子,從前,他們剛結婚的那一年里,席方澤便是如此。后來,后來,他是什么時候開始變得?

  “呃......”突然,脖頸間一痛,徐嫣輕叫出聲,陡地抬頭看向席方澤,伸手捂住自己被yao痛的地方。

  咬我干嘛?

  “不準分心。”席方澤眼中閃過一絲不虞,沉聲說著,本要噙住品嘗她的殷紅,卻沒想這丫頭竟然在他懷里分心發呆。

  徐嫣愣愣的看著席方澤,點頭,然后陡地睜大了雙眼,瞪著席方澤,突然勾住席方澤的脖子上前去在他脖頸間狠狠yao了一口。

  “嘶!”

  席方澤沒想她突然的動作,而且徐嫣的動作非常快速,他沒反應過來已經被脖頸間的痛意驚醒。

  這丫頭,竟然敢咬他,很是精力旺盛嘛,看來他不用收斂了。

  “痛嗎?”

  徐嫣松開席方澤,連忙抬頭看他問道。

  “痛。”席方澤眼中迅速閃過一絲光芒,皺眉盯著徐嫣看,還一邊伸了伸脖子讓徐嫣看到他脖頸間的那個傷口,按照剛才的感受來看,那里此時肯定已經出xue了。

  徐嫣聞言眼睛變是一亮,順著看過去,見傷口處竟然已經出xue,不由得懊惱不已的吐了吐舌,心疼不已。

  同時,心中被一股巨大的驚喜給淹沒了,她沒有在陰曹地fu,她如今不是gui魂狀態,席方澤也不是gui。

  他們都不是gui,他們此時是活生生的人,雖然不知道為何會這樣,但是顯然他們此刻也不是在做夢。

  她會痛,席方澤也會痛!

  她想起從前為了任務,看的那些小說,為了gou引席方澤,她看了許多徐明睿扔過來的小說,那里便有講重生的。

  難道她是重生了?!

  “嘶,痛。”

  席方澤見她又開始發呆了,不過此次嫣兒卻眼中閃爍著喜意,不知道在想什么,難道是看他出血,很開心?!

  席方澤咬牙,再次痛呼出聲。

  “啊,很痛嗎?對不起,我......我給你呼呼。”徐嫣被他的聲音驚醒,眨了眨眼,連忙說道,一邊湊上前去輕輕地沖傷口處吹起。

  然后想到從前她切菜的時候,手指受傷了,席方澤將她的手指放在嘴里,說這樣會好得快,止xue的。

  她連忙也上前去,伸出舌頭舔了下傷口處,然后低頭張口覆上傷口。

  席方澤渾身都是一僵,頓時緊繃在那里,全身所有的觸感都瘋狂的涌向傷口處,柔軟的碰觸讓他幾欲發狂。

  “呃......”

  忍不住的悶哼了一聲,讓徐嫣連忙松開了嘴,想要抬頭去看席方澤,是弄痛他了嗎?

  “席方澤?”

  “繼續,嫣兒。”

  席方澤連忙按住她的頭,啞聲說道。

第四章

  徐嫣微愣,看著眼前已經漸漸不冒xue的傷口,猶豫了一瞬,俯首覆上,輕輕地吸吮著。只是,她發現席方澤的身體好像變得更加緊繃了起來,硬邦邦的。

  下一刻,徐嫣陡地瞪大了雙眼,僵硬在那,他......他在做什么

  “席方澤!”

  忍不住叫出聲喊道,想要阻止席方澤的動作,他的手往哪里去呢。

  “嫣兒,知道今日是什么日子嗎?”

  席方澤卻并沒有因為她的呼喊而停下來,反而變本加厲的更加靠近過去,引得徐嫣渾身都是輕顫。

  “啊?什么......什么日子?”

  徐嫣此刻腦袋有些迷迷糊糊了,只是,腦海中閃過一道光芒,迅速而耀眼,她仿佛一下子要抓住了一般,可是卻無力的看著那道光芒就這么從眼前閃過,消失不見。

  “我們的新婚之夜。”

  耳邊突然響起席方澤的聲音,近乎呢喃的聲音,帶著曖昧跟渴求,徐嫣腦海中陡地轟zha了起來。

  她想起來了,新婚之夜,她跟席方澤的新婚之夜!

  上輩子,她是帶著目的嫁過來的,一開始并不情愿,她想嫁的人不是B市赫赫有名,跺跺腳便能震動一方的席方澤,她想嫁的是徐家大公子徐明睿,她溫潤如玉的大哥哥。

  呵呵,溫潤如玉的大哥哥?

  徐嫣心中冷笑,徐明睿嗎,他也配?她是xia了眼的上輩子看錯了人,信錯了人。

  如今她已經醒悟,上輩子的她卻是不知道,所有的事情都被蒙在鼓里,在嫁給被徐明睿勸說哄騙之后,最終點頭答應嫁給了席方澤。

  重生歸來,她的幸福,她也要掌握在手中,再也不要受人蠱惑,做下讓自己后悔不已的事情。

  想到此,徐嫣突然雙手勾住席方澤的脖子,翻身覆在他身上。

  “這里不需要消du嗎?”

  探頭去看那個傷口,一邊低聲問著,伸手在傷口處碰了碰。感覺都席方澤的身體陡地一僵,握緊了覆在徐嫣腰上的手。

  “嫣兒。”

  聽著席方澤明顯變了的音色,徐嫣忍不住的勾唇,眼中閃過一絲狡黠,她好像是第一次見到席方澤這樣的神情。

  呆愣中帶著一絲迷惑還有期待,看起來跟他平日里精明睿智的形象很是不一樣。

  “我去給你拿yao,受傷了要上yao。”

  說著徐嫣突然起身便要離開,卻下一刻眼前一暗,天旋地轉中人已經被席方澤壓倒在床上。

第五章

  “你就是我的yao。”

  席方澤低頭看著徐嫣,一邊抓著徐嫣的手放置在她的頭頂,看著她櫻桃般粉嫩的唇,喉結處滑動了下,眼中一陣幽暗,終于耐不住俯首親了上去。

  “唔......”

  突然,她感覺自己身體有些不對勁,那里......她陡地瞪大了雙眼,清醒過來。

  “等等,席方澤。”

  徐嫣想到某種可能,陡地伸手去將他推開了去,咚地一聲響,看著被推倒在床下的一臉懵bi的男人,徐嫣忍不住的噗嗤一聲笑出來。

  “噗!”

  在男人臉上黑沉的注視下,徐嫣突然想起什么,臉上爆紅不已,手忙腳亂的隨便拿了件衣服往身上套了,跳下床往浴室跑去。

  席方澤呆愣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低頭看著自己的興奮,無奈的笑了下,抬頭卻見床單上的凌亂,搖了搖頭起身往浴室方向走去。

  徐嫣跑進浴室,脫下內褲一看,哀嚎一聲,竟然是真的,上輩子不是要過兩天才來嗎?導致那次席方澤都差點以為她是在pian他了,要親自檢查什么的了,因為加上她一開始哄騙的時間,再到后來她真的例jia結束,一共花了差不多十天時間。

  沒想到重生回來,她竟然提前了兩天,今天就來了,而且還是在新婚之夜。

  上輩子的新婚之夜是因為例jia沒成,這輩子......竟然會這么巧的也來了,而這次是真的。

  “唔......”徐嫣捂臉坐在馬桶上,怎么辦?她左右看了看四周,浴室里沒有衛生巾,她才第一次來席園的房子,當然沒有她的私人物品在這里。

  怎么辦?

  重生歸來的第一件事就這么不妙不順利,好心塞哇!

  “扣扣!”

  突然,衛生間的門被敲響,徐嫣渾身都是一震,轉頭看去。

  “嫣兒,怎么了?哪兒不舒服嗎?”

  席方澤的聲音從門口傳來,徐嫣只覺得尷尬至極。

  “啊,沒事沒事,馬上就好。”

  說完之后突然又想起自己如今的尷尬情況,連忙又出聲叫道。“哎,等等。”

  “嗯?你說。”

  “那啥,席方澤。”徐嫣舔了舔唇,感覺口有些干,要怎么說才合適呢?才不會尷尬?啊!!!本來就是個尷尬的事情,她要怎么說才能不尷尬?抓狂!!!

  “我在。”

  眼見著里面的人兒一直說不完整話,席方澤皺眉,有些著急起來,難道是真的哪兒不舒服?

  他正要準備直接進去了,卻聽里頭傳來細微的聲音,要不是他聽力還不錯,指不定根本就聽不到。

  “我來例jia了。”

  眼中閃過一絲恍然,原來是這樣,席方澤忍不住的輕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額頭,只覺得小人兒怎么這么可愛,嘴角的笑容一直不減。

  “等我一會,穿上拖鞋,浴室的柜子里有,別著涼了。”

第六章

  “哦。”

  徐嫣只來得及應一聲,席方澤的身影已經消失在浴室門口處了,呆呆的看著門口。好一會,她才反應過來,用紙擦了擦,然后不放心的又用紙巾墊了墊內褲,跑去找拖鞋穿上。

  不到五分鐘的時間,浴室門口處傳來動靜,席方澤的聲音響起。

  “嫣兒,是我,開門。”

  徐嫣心中一跳,臉上忍不住的紅了紅,上前去輕輕將門打開,迅速拿過對方手上的袋子。“謝謝。”

  看著只開了一個小縫隙,連她的臉都沒看完全的大小,一開一關,速度快到讓他驚訝,席方澤忍不住的低頭笑。

  站在門口停頓了下,這才轉身離開。

  徐嫣拿著袋子打開一看,才發現這里面竟然日用的、夜用的還有安全褲都有,甚至還不止一個牌子的。

  她臉上忍不住的更紅,難怪袋子這么鼓鼓的,裝了這么多的衛生巾,她可以用兩個月的量了。

  甚至,他還準備了一條內褲。

  看著那條白色的內褲,徐嫣只覺得渾身都gun燙了起來,連忙換上。

  等到一切都搞定的時候,她終于舒了口氣,然后又尷尬的發現自己此時的狀態,盯著鏡子里滿臉緋紅春色的女人看了許久。

  她怎么手氣這么爆的竟然抓了席方澤的寸衫?

  就這么寬寬大大的一件掛在她身上,露出兩條筆直袖長的腿,甚至她都沒有穿內衣。剛才在床上的時候,兩人激情到,她身上只剩下內褲了,而某人也是一樣。

  想到這里,她腦海中突然閃過席方澤被她tui倒在地上時候的情景。

  肌肉分明的線條,八塊腹肌在那里仿佛雕刻出來的一般,寬肩窄腰,還有腹部......啊!!!徐嫣連忙拍拍自己的臉,低頭去打開水龍頭,用冷水給自己清醒清醒。

  在浴室里磨蹭了許久,徐嫣到底是知道這樣一直下去不行,給自己做了無數的心里工作,終于鼓起勇氣,深吸了口氣打開浴室門。

  “嫣兒,過來。”

  誰知剛打開門,迎面對上正端著一個杯子的男人,聽到動靜抬頭看來,徐嫣渾身都是一僵,逃跑都沒機會了。

  “呃,嗨!”

  徐嫣沖席方澤干笑著揮了揮手。

  “過來。”

  席方澤的眼神從她臉上往下去,看了眼她的腿,眼中暗了暗,錯開眼沉聲說道。

  “哦。”

  徐嫣想先穿了自己的衣服再過去,不過某人這么突然沉下臉來,讓她仿佛看到了上輩子后來突然對她冷淡不已的席方澤。

  走到沙發上坐下,席方澤將手中的被子放在桌子上,然后轉身去拿了條毛毯過來,蓋在徐嫣的雙腿上。

  “呃,謝謝。”

  徐嫣沒想到他是要做這個,微愣了一瞬,低聲說道,一邊低頭去整理毛毯。卻不想,下一刻突然感覺席方澤的氣息籠罩過來,她驚訝地抬頭看去,身體卻是突然一輕,被抱住放在他腿上坐著。

  “席方澤。”

  “不能受涼。”

  席方澤倒是面上淡然得很,將毛毯整個包裹住徐嫣,然后又抱緊了她在懷里,一米九的高大身體寸得她一米六七的高挑身材很是嬌小。

第七章 那一夜,他一直沒有放開她

  剛才對著鏡子照的時候,她就發現了,席方澤的寸衫掛在她身上,顯得尤其的寬大跟長,她第一次認識到自己的身材竟然也可以稱作是小巧玲瓏的。

  “來,喝了。”

  看著遞到嘴邊的紅糖水,徐嫣有些愣怔,呆呆的坐在那里,記憶有些飄遠。

  上輩子新婚夜的時候,她假裝來例假了,席方澤當時也是忍下了自己的yu望,起身去準備了一杯紅糖水給她喝。

  他當時也是想喂她喝的來著,只是當時徐嫣對席方澤的感情只能說是討厭、不喜,根本就不給他機會,直接拿過那碗紅糖水,也不顧還有些熱,便仰頭一口下了肚。

  轉身便直接躺在床上睡下了,本以為會睡不著,卻沒想最后什么時候睡著的都不知道。

  “嫣兒?”

  “嗯?哦,謝謝。”

  徐嫣驚醒過來,連忙點頭,便要去端碗喝了,卻沒想席方澤將碗拿過去了點。“慢點,還有些燙。”

  “哦。”

  徐嫣看了他一眼,聽話的等著,然后席方澤卻是親自喂她喝下了那碗紅糖水。不知道是被紅糖水給暖的還是因為什么,喝完之后,徐嫣整個人都滾燙了起來一般,臉上滿是緋紅,心口撲通撲通的跳,根本就不敢看席方澤。

  躺在床上,身體被席方澤抱在懷里,他的手卻是放在她的小腹上,穿過衣服直接覆在她的肌膚上。

  “席方澤,我沒關系的。”

  徐嫣有些不自在的動了動身體,想要將席方澤的手挪開,輕聲說道。

  “別動。”

  徐嫣身體一僵,呆滯了,眨了眨眼,好吧,她好像是不應該動的,只是......都說了讓你放開嘛,還要這么緊的抱著她,現在身體有反應了怪誰?

  難受的還不是你自己。

  心中嘀咕著,漸漸的有些困倦起來,瞇了瞇眼,還想讓他松開,卻到嘴邊已經漸漸發不出聲,竟然就這么睡了過去。

  聽著懷里的人兒漸漸沉穩的呼吸聲,席方澤低頭看去,不由得一笑,睡得倒是香甜。

  徐嫣睡得并不是很安穩,夢中晃過了無數的畫面,si之前徐明睿跟蘇婉清猙獰而得意的笑臉,席方澤si之時的悲傷跟難過,她小時候跟爸爸媽媽出車禍的畫面......

  醒來的時候,身體出了一身的細汗,在這深秋初冬的季節里。

  看著眼前的紅幕,徐嫣眨了眨眼,思緒漸漸回歸,想起來自己重生到了三年前,她跟席方澤剛結婚的時候。

  一切都還來得及補救,一切都還沒有發生的。

  “醒了?”

  突然頭頂傳來席方澤的聲音,略微有些沙啞的聲音,在早上聽著尤其的性感,徐嫣抿唇笑,轉身想去看他。卻是陡地發現自己小腹處的手掌,她眨眨眼,一個晚上,他都沒有松開嗎?

  “席方澤,你......”

  她抬頭去看他,卻陡地感覺眼前一暗,身體被翻轉著躺在了床上,唇上一陣柔軟的熱意。

  “早安,老婆。”

  良久,席方澤才結束了這個吻,徐嫣瞪大了雙眼盯著他看,沒刷牙!

  而且,還有什么,老婆?

  他叫她老婆?

第九章 早安,老公

  她有些恍惚,記憶中好像上輩子新婚之夜的第二天早上,席方澤也是這么叫過自己?只是,當時她前一天晚上基本上沒怎么睡,早早的就起來了,所以,席方澤并沒有跟自己在床上輕吻這個事。

  睜開眼對上帶著笑意跟期待的眸子,徐嫣臉上一紅,眼神閃躲了下,咬了咬唇。

  “早安,老公。”

  最后兩個字細如蚊子般聲音,席方澤卻是彎唇笑了起來,低頭重重的在她唇上又親了一口這才起身下床去。

  “乖,再睡會,待會吃早餐的時候叫你。”

  徐嫣看著他起身下床,身上只有一件內褲,修長而精煉的身材,徐嫣看了都是臉上一紅,連忙捂著自己的眼,忍不住的從指縫中去偷看。

  突然,本來背對著自己正在穿衣的男人,陡地轉身看過來,滿眼都是笑意的看著自己,嚇得徐嫣輕叫一聲,連忙拉起被子蓋住自己的頭。

  “哈哈......”

  席方澤爽朗的笑聲響起,徐嫣只覺得耳朵都在發熱,聽著他的笑聲漸漸遠去,房門被打開關上的聲音傳來,她這才敢掀開被子,偷偷的看去,確定人已經出去了,這才輕輕地輸了口氣。

  看著房間里的一切擺設,她越看越是歡喜,復古的布置,偶爾一瞬竟仿佛置身于古代一般。

  他們睡得這張床不是普通的齊夢思大床,而是拔步床。

  上輩子,她對這個房間的布置很是不喜歡,覺得像席方澤這樣黑暗冷血的人,住在這樣的房間里,整個房間都顯得特別陰森起來。

  新婚期間,她就將整個房間的布置都給大改了一通,改成了現代歐式風格。當然,這其中少不了蘇婉清的主意,上輩子,她最好的朋友,最好的閨蜜,什么話都會跟蘇婉清說。對于自己嫁給席方澤的不滿,進入席家后,對于房間的布置的不滿,她在新婚的第二天就跟蘇婉清說了。

  然后蘇婉清給自己提議,如今她已經嫁給了席方澤,她是席家太太,自己住的房子,當然可以自己做主。

  然后她就在誰都沒有通知的情況下,便將房間給重新布置了。

  最終,席方澤第一次對她冷臉,甚至席園里的李媽跟秦伯都對她冷淡了不少。甚至,在徐家知道了這件事后,不管是徐振威還是徐明睿都指責她做錯了,她應該好生的討好席方澤才是。

  一向對她溫柔慈愛的徐家夫人林秀麗,也在她回徐家的時候,不再熱情。

  她當時被嚇到不輕,仿佛一下子全世界都拋棄了自己一般,那種感覺很是不好。回去之后,連忙將房間恢復了原樣,然后親手給席方澤做了一頓飯,等他回來,想給他賠罪。

  只是,當天晚上,她沒有等來席方澤,坐在客廳里等了一個晚上,第二天早上才得知席方澤因為公事出國了。

  而她一個人坐在客廳一晚上,著涼感冒發燒了。

  昏昏沉沉中,醒來便見到風塵仆仆,眼中滿是血絲的席方澤,坐在床邊。

  她看著席方澤,想到自己都是因為他才受這些罪,眼淚頓時便掉了下來,不讓席方澤靠近,對他發脾氣,而她當時不知道,席方澤因為聽到她發燒的消息,為了盡早趕回來連續三日沒有睡覺,路上遭遇刺殺受了傷。

第十章 蘇婉清來電話

  如今看著這一切的布置,她一點都不覺得陰森,卻是喜歡極了。

  結婚之后,她后來在睡習慣了這張拔步床后,再去睡其他的床,卻是怎么都睡不著了。愉快的在床上打滾了幾圈,被電話鈴聲吵醒,徐嫣轉頭去拿手機,看到上面的備注,眼中閃過一絲冷厲。

  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蘇婉清,我還沒去找你,你倒是準時的打電話過來了。

  等了五秒,在電話要掛斷的前一刻,按下了接聽鍵。

  “喂。”

  慵懶而悠然的聲音響起,聽得電話那頭的蘇婉清心口便是一滯,手指緊了緊,握緊了手機,微微深吸了口氣才緩緩開口。

  “喂,嫣兒嗎,我是婉清,你沒事吧?”

  小心翼翼的帶著一絲關心的詢問,要是上輩子的徐嫣,此刻已經開始沖她吐苦水了。

  “我沒事呀。”

  徐嫣在床上再次翻滾了下,這才起身下床,走到落地窗前,輕輕推開,外面便是露天的大陽臺。

  從陽臺往外看去,是景色優美的花園,還有游泳池,而此刻她從這里看去,卻是見到泳池里矯健的身姿,席方澤!

  她臉上忍不住的浮現一抹笑容,耳邊聽著蘇婉清自認為關心的話,卻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酸意。

  “哦,我還以為你跟席方澤在一個房間待一個晚上會睡不著呢,還好還好。”

  “怎么會,我睡得很好呀,席方澤還抱著我睡了一整晚呢。”

  重生一世,她如何能不明白一開始蘇婉清到底是什么心思?不過是對席方澤愛而不得罷了。

  “什么?”

  蘇婉清那邊顯然驚訝是這樣的結果,驚叫出聲,聲音有些尖銳。

  徐嫣皺了皺眉,將手機放開了些,上輩子她怎么沒察覺出來蘇婉清對席方澤的別有用心?這么明顯的做法,一點事情就收斂不住脾氣的性子,她竟然都沒有發現。

  難道真的是人在看一個人好的時候,只覺得他做什么都好,比如說上輩子她對徐家人,對蘇婉清。

  而在看一個人不好的時候,先入為主的情況下,對方不管做什么都是錯的,比如說傷悲的她對待席方澤的時候,如今的她對待蘇婉清的時候。

  “蘇婉清,你怎么了?”

  “嫣兒,你怎么可以這樣?”

  電話那頭傳來蘇婉清尖銳的質問聲,甚至此刻,徐嫣都能想象到蘇婉清面上的猙獰,她勾唇冷笑。

    ?
    九游app官方下载安卓 - 九游app官方下载苹果游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