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學網,感情文學網,閱讀文章網,經典文學作品,美文摘抄600字,www.ait-works.org】
當前位置: 女流文學網 > 正文

職稱的蹂躪(短篇小說)

專題: 短篇美文 短篇小說
作者:admin 來源:女流文學網 時間:2020-09-10 11:01:42 ?閱讀:0   網上投稿

 職稱的蹂躪(短篇小說)

 
 
馬后炮,男,陜西省作協會員。
 
提起職稱評定,我就立即想到了兩個字:“蹂躪”。
第一次評職時,我就根據自己的條件報了“中一”職稱。那時,先由學校初評,再由校長報送于教育局。按當時學校評定,我至少應評為“中二”職稱。可夏校長在報送教育局時做了手腳,降為中三,而教育局依據條件定我為中二。從1988年到1999年整整11年我在職稱評定中才走了艱難的一步。這其間的作踐讓我一言難盡。
在蘭縣,中級職稱指標永遠是爺多供少的局面。起初,那中級、高級指標不給鄉鎮中學分配。直到1994年,才開始給個別鄉鎮中學分一個中級名額。延續了多年都是如此。后來,也分一個高級指標。而由中二到中一須隔四年,由中一到中高需隔五年。形勢永遠令人悲哀。為著那一個中級或高級指標,一個學校就有多位,甚至十幾位都來競爭。擁擠的中級職稱評定路上不乏有了人為的因素。不說能否通過縣教育局關口,有的具備了條件的老師連學校評選推薦關口都難以通過。為此,憑著我的教學成績,工作能力以及諸多硬杠子,我于1994年終于通過了學校評審推薦關。一切手續都走得毫無差錯,所有證件都一應俱全。填四份審報表,交足評審費。也走了外圍的人情小路。以求職稱評定順利通過。主管職評的人答應“盡力盡力”。那一年的評職我落選了。結果的公開以至于當自己知道時,人家教育局早發了職稱通報文件。想找人都無法彌補了。評審費無法退了,人家說,凡是市上參加評審的人評審費自然不退。到底去沒有去市上,我至今也不知道。這一年算我倒霉。又讓東風中學瞎了一個中級職稱指標。1995年,學校還是推薦了我。夏校長說,“這回再黃了,我再不能給你指標了。老師們都有意見的。”我說,“是呀,真為難你們了。怪我爭不上光。”結果,這次又黃了。等職稱通報文件下來,仍然找不見我的名字。不明原因與氣憤之后,便決定去找找領導。我去了教育局。我首先找了教育局的職稱干事,他說:“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咱們局里已經報上去了,大概是科委那邊沒有通過吧”。他莫棱兩可。我又去找了科委,科委那位辦公的說:“報送誰不報送誰是由你們教育局決定的,你的名字是送過來了,但人家已經把教育系統的參評人員排了名次順序,你排在了后面,根本取不上。咱們縣職評小組一般是維持教育局的排名順序的。”我一聽就更加糊涂了。那教育局到底研究上了沒有。王干事說是研究上了呀。怎么說又排在了后面。兩家說法盡是糊涂的邏輯。我一肚子的怨恨,但還不知道怨恨誰。想問原因又一準得到了莫棱兩可的言辭。我又毫無希望地去找了教育局沙局長,并向他說明我評職稱的情況,恰巧就在那個時候,王干事上班來了,路過局長門口,局長順便就喊他進來,“梁占生的職稱情況是怎么的?這位教師的條件足夠了。”王干事吱吱唔唔說:“他的職稱咱教育局研究上了,我也送到科委了,不知為什么沒有評上。我也不知道原因。”王干事依舊是粘粘糊糊地說了無用話。說完就走了。沙局長也沒有再說什么。我其實什么也沒有弄明白。
那一瞬,我闖了大禍。
后來的事就讓我哭笑不得。1996年,學校自然不再給我指標了。我沒有推薦的資格了。我就自認倒霉。我只有再等下一年吧。
在我死了心,不再問那職稱之事時,在一個周六晚上,王干事突然打電話。電話里說,“梁占生,你的職稱是兩年遺留問題,現在決定把你補上一齊上報。你明天七點以前趕快來教育局領去評審表,或者晚上就來領表,連夜填好,并復印好各種證件,準備好評審費,盡快趕明天早上八點前送來。”接完電話,心里先是一熱,再是為難了,這天黑夜晚的怎么辦?學校離縣城有八十多里,翻兩架溝,走三條坡。白天有兩輛班車,晚上什么車也不走了。要去就得包車去。其次是周末,校長回家了,校長的印章沒辦法蓋。還有校印也沒有辦法用,因為教導主任也回家了。這一切都讓人為難極了。那一刻,我突然感到:這大約是王干事在借故作弄人吧,哪有這樣評職稱的?可是,目下只能信以為真了。只能按人家王干事說的辦。我雇了一輛昌合車,去縣城,找到了王干事,從他那里取回了審報表及有關材料。請學校的教導干事幫我填好,并騎上他的摩托車去校長家請人家蓋章蓋印,加注意見。第二天一早,按時送給了王干事。
    ?
    九游app官方下载安卓 - 九游app官方下载苹果游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