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學網,感情文學網,閱讀文章網,經典文學作品,美文摘抄600字,www.ait-works.org】
當前位置: 女流文學網 > 正文

孩子的眼里只有對錯,父母的心里藏著得失

專題: 簡友廣場 情感文章 情感美文
作者:探索幸福密碼 來源:女流文學網 時間:2020-09-11 08:33:45 ?閱讀:0   網上投稿
圖片來源于網絡

對于兒子昨天在火車上發生的事,我今天又和他討論了一次,但還是沒有結果,他依然和我歪掰。

掰著掰著,不是把我掰糊涂了,就是把我掰得火直冒,也許,這就是我和他不能好好溝通的癥結所在吧——我的火候還不夠。

為什么對于這件事情我要耿耿于懷呢?這要說起幾年前的一個故事。

在老公上班的地方,有很多很多的荔枝,滿山滿嶺的都是。在荔枝成熟的時候,到處都是紅彤彤的一片,很是誘人。

暑假的時候,這里有很多從老家來的孩子,都是十多歲,半大不小的,白天大人們都上班去了,孩子們熟了之后就成群結伴地到處游蕩。

有一天,幾個孩子逛到了一片荔枝山下,沉甸甸的果子把樹枝都壓彎了。

幾個孩子禁不住那紅色的誘惑,口水都流出來了,然后像猴子一樣爬了上去,拽得那些樹枝“沙沙”作響,果子和樹葉不斷的往下掉,有些枝丫也被他們弄斷了。

沒多大功夫,那里就被他們弄得亂七八糟,幾棵樹耷拉著枝丫搖搖晃晃地茍延殘喘,果子和樹葉掉了一地。

正在這時,山里的果農來了,老遠的看到有人在他的果樹上,一聲怒吼,然后就狂奔了過來。

幾個孩子急急忙忙跳下樹,然后一溜煙都散開了。只有一個孩子沒有跑。他站在樹下面,正準備看一出好戲——果農打那些小毛賊的好戲。

為什么要這樣說呢?因為他沒有上樹摘荔枝,他也確實沒有上樹摘荔枝,他覺得他沒有摘荔枝,所以不用怕這個果農,所以他沒有跑。

果農沖到近前,看到那一片狼藉的果園,火氣“噌”地一下就上來了,抓住那個孩子,不問青紅皂白就給了他幾個耳光。

被抽了幾個耳光后,那孩子才反應過來,大聲說他沒有偷荔枝,果農哪里會信?還推推搡搡地要繼續打,看到那孩子的鼻子流血了,他才把那孩子放了。

下午,孩子的父母回家吃晚飯,看到孩子的身上有血,臉腫得像個豬頭一樣,才問孩子是怎么回事,聽孩子說完事情的經過,悲憤交加的父母報了警……

結果當然是分清了是非黑白,那幾個偷荔枝的孩子家長都賠了果農的荔枝錢,那個果農也給那個孩子賠禮道歉了。

這不是一個捏造的故事,而是一件真實的事情,對于我們農村的孩子來說,偷別人家的果子,那是一件很平常的事,不至于會被老板打成那樣。

我家門前有一棵枇杷樹,后面的院子里有兩棵柚子樹,經常會被小孩光顧,我爸最多也就是拿著竹篙在門口吼幾句,絕不會追上去。

當然,我們這里的果子都是用來吃的,一般不會拿出去賣錢,如果吃不完,也就送給隔壁左右的鄰居們吃了,我們這里的果子也賣的沒有那么貴。

所以,我也不覺得那幾個孩子真的就是罪大惡極,他們只是太調皮了,同時也不懂事,他們不知道這里的人是靠這些果樹生存的。

果農的所作所為也可以理解,看到自己賴以生存的果園被折騰的烏煙瘴氣,不生氣是不可能的,怒火中燒而干出了沖動的事情,可以理解。

這個故事我也曾說給我兒子聽過,故事中的對與錯,其實不用解說孩子就會懂。

我希望他能看懂得失,不要做那個挨打的孩子,他似乎不太懂,他覺得最后果農給那個孩子道歉了,那個孩子也就不委屈了。

就像昨天一樣,我說要是火車上有個人爬起來給你們一人兩個耳光,你怎么辦?

“那樣警察肯定會抓他!”兒子說得慷慨激昂。

“耳光打在臉上,你會痛嗎?你是可以避免那件事情發生的,對不對?”我希望他能明白我的苦心,但他似乎還是不太懂。

在他的心里,還只有對錯之分,對于得失,他似乎不太計較,我不知道別人的孩子是不是也這樣……

    ?
    九游app官方下载安卓 - 九游app官方下载苹果游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