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學網,感情文學網,閱讀文章網,經典文學作品,美文摘抄600字,www.ait-works.org】
當前位置: 女流文學網 > 正文

車上,鏡片被起伏的呼吸安靜地鍍上了一層薄霧

專題: 散文隨筆 經典散文
作者:admin 來源:女流文學網 時間:2020-09-11 15:51:34 ?閱讀:0   網上投稿

 【信事】6月與9月(之七十九)

原創匿名心 everynight任意說

 

車上,鏡片被起伏的呼吸安靜地鍍上了一層薄霧,掩在面罩下的是逐漸濕潤的口鼻。鏡緣斜后的眼神隨著車外的風景顛簸成海浪,果真像是空曠無邊的海洋,只不過樓宇間暫停了川流不息,停止鍵那樣。慨嘆沒有駐足停留的間隙便從眼角滑落丟到了滄海的另一寸桑田里去了,我扭過頭做了45度的環繞,并在眼神的延長曲線里掃進了另外三個面覆口罩的人,兩點慘白,一抹藍綠。眼睛再一次被眼鏡上的白霧打退了回來,像是口口相傳的南墻那樣突如其來又早有預感。一場大難隱藏在漫漫的星爍長夜,一段別離緊跟在宣誓呼喊的后面,墨菲是個糟老頭子,總說破那些夢幻,壞得令人討厭。公交汽車駛進車站,門分兩邊打開,四個人不動如山冷漠似海,前門先了后門幾秒關,車站沒有等車人,車內沒有歡迎式。

 

我有一個明確的目的地,但卻是抱著薛定諤的猜疑,可能如此,可能那般,人生似的不等式,只能等待兵臨城下才能一見分曉,可真是生活在刀鋒的邊緣。平靜被打亂,有人下車有人進來,人數不詳,我的白霧沒有消散。此時就好像9月坐在我這一排的車廂最左邊,而6月就在我右手邊,我們仨都戴著口罩遮住臉,其中兩人看不見遠方,另一個人模糊地眺望。口罩下的口鼻組成了另一個世界,沒有表情,拒絕語言,冷酷、無奈、遺憾,混紡成呼吸,在不透氣的面具之底蔓延。汽車自動地叫囂著車站,非常熟悉的車站,但還不是我的地點,不過我卻希望能在這里下車,如果那有熟悉的人在。

 

世間何時如此這般寂然寥落?轉念,這一切也不過就只是如我每夜失眠前的那一段世間,沒有驚喜或驚恐可言。這座城市在消耗著她往日存儲的快樂脂肪,每一天都在瘦一點,每一日都在變得無情而冷淡。就連肌肉的力量也無可避免地退守至生存的底線,意識知道嚴重性,但情緒依舊崩壞得不理不睬,渡死可比渡劫難纏。能有回還甚至雞犬升天是渡劫的基本法,但欲求盡喪置之度外是渡死的難關。這座城市正在經歷渡劫,而我曾經渡死歷險。空蕩蕩地落了地面,我被擺渡到了另一個熟悉的站臺,再往前一站就又是一站陌生的港灣。

 

沒人,停業,欄桿前剛停下的保時捷與我一同看著冷風中沒有歸期另行通知的一紙公函,接著兩個陌生人互道平安,大路兩邊彼此忘卻的不期一見。耳朵里噪音不斷,越是安靜的戶外,就越是噪音竭力的舞臺。有人在唱著某人的背包成了他的另一半,我想起6月的口罩還在我的背包的最外欄。只不過那只已經被我洗過多次的口罩能抵御的是壞天氣里的霧霾,她是什么時候從躲在長發里的耳朵上摘下來給我的?那么悠遠的事情不容易紀念,大概是個白天,大概是還未春暖,大概那時一切都還很自然。

    ?
    九游app官方下载安卓 - 九游app官方下载苹果游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