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學網,感情文學網,閱讀文章網,經典文學作品,美文摘抄600字,www.ait-works.org】
當前位置: 女流文學網 > 正文

夜半。從夢中無預感地醒來,沒有迷惑,沒有彷徨

專題: 散文隨筆 經典散文
作者:admin 來源:女流文學網 時間:2020-09-11 15:53:22 ?閱讀:0   網上投稿

 【信事】6月與9月(之八十五)

 
原創匿名心 everynight任意說 
 
夜半。從夢中無預感地醒來,沒有迷惑,沒有彷徨,但有些許的惆悵縈繞不散。懷疑自己在彼岸,為了辨認月光的真實觸感,掀開簾幕尋找怠工的球面。似風鈴般搖曳的光團懸掛在不遠處樓宇的房檐,揉了揉雙眼清了清眼沙讓空氣蒸發了眼角余潤后再看,那蒼白的扇面像極了那有待檢修的樓體理石的漆面。是此岸,卻冷寒。明明窗外春日已至,但石室之內仍是料峭的春寒。在幾日之前還算是溫暖的巢穴如今已經能將人從夢中趕出來卻仍封鎖在床被的結節里面。蘇醒的時機存在著健康的風險,幽寒的靜夜催人蜷進月光波及不到的黑暗,不做夢的夜晚,入睡很難。春天本該令人蠢蠢欲動,不過現實遠沒有動物世界中的那般紛至沓來。
 
春日的干燥已經不是學術中的概念,沒幾日的光景,滯后的自我終于發現手背上無故出現的血色斑點,以及蔓延至手腕被石英表所阻攔的沙漠荒原。身體在不同的層面展現出了時間的相對論點,在相同的階段,有人看到我的年少,有人看到我的桑田,有人在我黑海的銀星里計算絲發的年輪,有人在我望不盡的眼瞳里閱讀蜃氣的承載。在過去這個時節,6月總會在手提包里額外備上一支潤手霜,根據當時她的篤定所選的非固定的品牌。纖細的女人果然比莽撞的糙漢更懂得時日的變遷,在愛惜自己的同時還有余裕去關懷另一雙手的動態。
 
往日的風沙遲遲沒有卷來,就好像早該不再的情緒仍未消散。新柳抽枝,灌木萌芽,迎春花的黃瓣在枯木之中唯一地搶眼。最難忘的是中學時的某一個周一操場上的全校晨會,不記得當時的主旨、不記得何人在升旗、不記得我自己站在哪一排,只記得在教學樓前被修剪成球形的墨綠灌木發芽出了鮮嫩的色彩。那蓬勃的新生遠比高亢的演講更加令人難以忘懷,那時也有喜歡的女孩,在記載那種歡喜的筆記中我應該也寫下過那春光中的綠意盎然。但有些事情可以流傳,有些人卻模糊成了日后的某種判斷。凡事的依據總有根源,而未來的命脈總是在意識之外,再盲信的人也干涉不來。
 
像是在這種干燥的春日之內,6月會大概率地裹著薄冬的暖衣,想想在她那瘦弱的身軀之上還掛著女性25%的脂肪,也難怪春風似暖而落日孤寒。在她住處的附近有一處不大的小院,屋主自己圍攏了一圈石砌的墻欄,曾經是一處對外經營的小餐館,而在后來的大部分時間之內變成了一處不再開放的無門牌。在那小院子里搭建了一個別致的籠舍,先后有三五只6月暗自命名的小型犬穿梭其間。大多是膽小鬼的小狗們只有在人流不多的時候才會自己溜出來,我曾問過6月那些是寄宿的流浪狗還是散養的看家護院。在格外喜歡蹦跶的春天里,6月也分不清那些狗的來歷以及后來的歸宿。就如同誰也無法預料在注定會離去的春天背后,人們彼此間的歸途那般。
 
    ?
    九游app官方下载安卓 - 九游app官方下载苹果游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