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學網,感情文學網,閱讀文章網,經典文學作品,美文摘抄600字,www.ait-works.org】
當前位置: 女流文學網 > 正文

告密

專題: 短篇美文 短篇小說
作者:admin 來源:女流文學網 時間:2020-09-11 16:12:55 ?閱讀:0   網上投稿

 胡永宏(陜西洛南)||告密

 三保家的雞窩里的雞蛋被偷了幾次了。
 三保找了個躬躬腰的老婆叫周群英,人稱“母老虎”,自己家里的雞蛋被偷,母老虎自然是不會放過的。
 周群英一聽到雞窩里的母雞“個個大,個個大”的叫,就悄悄的躲到廁所里的界墻角朝雞窩的方向看。終于在第三天的時候,周群英把正在雞窩里偷雞蛋的李東升抓了個現行。李東升只是個只有十歲的毛頭孩子,三保和周群英把李東升連罵帶嚇收拾了一頓,并問李東升還和誰一起偷過他們家的雞蛋,李東升心里害怕,就撒謊說他還和與他年齡一樣大的胡二奎一起來偷過三保家的雞蛋。
周群英雙手叉腰,蹦著高高,從村東罵到村西,從前村罵到后村,說誰要是偷了她家的雞蛋就主動來認賬,不認賬就讓誰家生出來的娃沒屁眼,讓吃了他家雞蛋的家里死人。
三天過去了,村里沒有也一個人去她家認賬,也沒有見到誰再去她家的雞窩里偷雞蛋。周群英生了氣,她徑直跑到了胡二奎家的院子,指桑罵槐的亂罵了一通。
胡二奎他媽不瓷也不傻,她當然聽出來周群英是在罵他娃哩,但是,她并沒有對于周群英的叫罵說任何話,反而還問周群英吃飯了沒,口渴不口渴,并愿意在周群英罵渴后給她再倒上一碗水喝。
周群英亂罵了一通,看胡二奎他媽不肯盛茬,自己也覺得沒意思后,就順著村里的巷子有一腔沒一腔的罵著走回去了。
周群英走后,胡家開始吃晚飯了。吃過晚飯,胡家媽開始問胡二奎:“你到底偷人家雞蛋沒?”胡二奎板著臉說:“我啥時候偷過她家雞蛋,她抓住了我左手還是右手?”。胡家媽說:“你沒偷人家雞蛋,人家咋會找上門來,立在咱家的院子罵?”胡二奎不服氣,他咬牙切齒的說:“這是母老虎故意訛人哩”。胡家媽見胡二奎不承認,就抄起灶火門口的燒火棍在胡二奎的屁股上狠狠的抽了幾棍。
胡二奎邊哭邊喊,他順門一直往東跑。
胡二奎知道,在這個村子里,要是自己受了委屈,自己連躲在那里哭一頓的地方都沒有。但是村子東頭的亂墳崗那里埋著胡二奎的爺爺,胡二奎要是受了委屈,他通常就會偷偷的跑到爺爺的墳頭哭上一陣。
胡二奎哭著哭著竟然給睡著了,夜里的寒風吹在他單薄的衣服上,很冷很冷。胡二奎做了個夢,夢里爺爺給他說,你不要怕,人沒有被冤枉死的,說謊和冤枉別人的人都會受到懲罰。胡二奎在夜晚的涼風中凍醒了,他隱約記得爺爺所說的話,借著月光,他憑借自己的記憶,找到了村里的燒瓦窯,前幾天村里的孟匠人剛剛出了窯里的磚瓦,窯里尚有余溫,胡二奎就合衣在窯里躺下了。
說起胡二奎,人們都知道他是這個村上最可憐的孩子,他母親是村上的孤兒,父親是倒插門。因此,村上稍微過得好點的家庭都想有一出沒一出的欺負他家。村里不少人都希望胡二奎能把胡二奎他媽早早的帶到他們老家去,這樣他家的核桃樹、柿子樹和他家的那些地就可以給村上的人多分上一點。
胡二奎對自己莫名其妙的被家里人打了一頓的委屈一直記在心上,但他打不過三保,甚至連三保家的那幾個孩子都打不過,他們都比胡二奎窯大上好幾歲。至于那個母老虎,胡二奎一看人家滿臉橫肉的樣子,心里都不寒而栗。罵人家一句,不知要被人家罵多少句,想打又不是人家的對手,胡二奎心里一直憋著一肚子悶氣。
一個星期六的下午,胡二奎背著草籠沿著河畔去打豬草。他迎面碰上正吆著三頭黃牛順著河畔上來的天成,天成也是趁周末的時候,幫著家里人放牛。這三頭牛兩大一小,是包產到戶后,生產隊里分給天成家的,牛是農民的寶貝,種莊稼的老農民對于牛,那是一種說不上來的情感。
地里的玉米剛剛冒了胡須,要等到收獲的季節,怕還要等上個把月,這幾天天旱,村里人都在地頭修水渠準備灌溉。突然,這幾頭像餓死鬼一樣的老牛就看見了楞下綠油油的玉米地。三頭牛像瘋了一樣沖進了那塊綠油油的玉米地里,從這頭啃幾口,就躥到了地那頭啃。
    ?
    九游app官方下载安卓 - 九游app官方下载苹果游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