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學網,感情文學網,閱讀文章網,經典文學作品,美文摘抄600字,www.ait-works.org】
當前位置: 女流文學網 > 史鐵生 列表
  • 從史鐵生看生命意義作者:楓海一葉  2019-12-10

    每每讀史鐵生,就要心生慚愧。我是敬佩他的,這個毫無疑問,有人說過:史鐵生以殘缺的身體書寫最為飽滿健全的精神。常常這樣思考,生命的意義何在?

  • 處理傷口~讀史鐵生有感作者:xywj  2019-12-04

    書架上放著一本史鐵生的自選集,說實話,我并不喜歡它,我喜歡史鐵生只限于他的《我與地壇》,《合歡樹》這兩篇文章,讀他的文章感覺很不舒服,甚至會

  • 她是一片綠葉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姐妹倆從小在一起長大。如今姐姐14歲,妹妹12歲,互相不見已經5年。姐姐跟著母親,妹妹跟著父親,相隔幾千里遠。父母離了婚,法律不承認感情,便把姐

  • 輕輕地來與輕輕地走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現在我常有這樣的感覺:死神就坐在門外的過道里,坐在幽暗處,凡人看不到的地方,一夜一夜耐心地等我。不知什么時候它就會站起來,對我說:嘿,走吧

  • 我與地壇(二)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現在我才想到,當年我總是獨自跑到地壇去,曾經給母親出了一個怎樣的難。 她不是那種光會疼愛兒子而不懂得理解兒子的母親。她知道我心里的苦悶,知道

  • 沒有生活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很久很久以前并且忘記了是在哪兒,在我開始夢想寫小說的時候我就聽見有人說過:作家應該經常到生活中去。文學創作,最重要的是得有生活。沒有生活是

  • 《秋天的懷念》原文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秋天的懷念 史鐵生 雙腿癱瘓后,我的脾氣變得暴怒無常。望著望著天上北歸的雁陣,我會突然把面前的玻璃砸碎;聽著聽著李谷一甜美的歌聲,我會猛地把

  • 我與地壇(四)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現在讓我想想,十五年中堅持到這園子來的人都是誰呢?好像只剩了我和一對老人。 十五年前,這對老人還只能算是中年夫婦,我則貨真價實還是個青年。他

  • 一封關于音樂的信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編輯同志:好! 我一直慚愧并且懷疑我是不是個音樂盲,后來李陀說我是,我就不再懷疑而只剩了慚愧。我確實各方面藝術修養極差,不開玩笑,音樂、美術

  • 老屋小記(3)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你影響別人! 誰?死神嗎? 滾,沒人跟你貧嘴!想干就干,不想干回家! 呵,您描繪了一幅多么可怕的圖畫。D把畫筆往L大媽眼前一拍,中國是人民的國家

  • 筆墨良心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一 常有編輯來約稿,說我們辦了個什么刊物,我們開了個什么專欄,我們搞了個什么征文,我們想請你寫篇小說,寫篇散文,寫個劇本,寫個短評要不就寫點

  • 老屋小記(2)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怎么著爺們兒?來吧!甭老一個人在家里憋悶著B大爺笑著說,露出一嘴殘牙。他是說我。???三、D的歌 應該有一首平緩、深穩又簡單的曲子,來配那兩間

  • 老屋小記(5)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不行。三于說。 喂喂說明白了,人家不行還是咱們不行? 三子!B大爺喊,還不快跟我干活兒去?這群老半邊天一個頂一個精,你惹得起誰? B大爺領著三子

  • 給盲童朋友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各位盲童朋友,我們是朋友。我也是個殘疾人,我的腿從21歲那年開始不能走路了,到現在,我坐著輪椅又已經度過了21年。殘疾送給我們的困苦和磨難,我

  • 我與地壇(三)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如果以一天中的時間來對應四季,當然春天是早晨,夏天是中午,秋天是黃昏,冬天是夜晚。如果以樂器來對應四季,我想春天應該是小號,夏天是定音鼓,

  • “嘎巴兒死”和“雜種”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他媽的算得國罵,標題上的這兩句至少算得京罵,流行于北京一帶的千罵萬罵當中,這兩罵可謂悠久。 嘎巴兒死是指向人的終點,是詛咒某人的結束簡單而快

  • 老屋小記(7)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U師傅有什么夢想嗎?U師傅會有怎樣的夢想呢? U師傅的腳落在地上從來沒有聲音,走在深深的小巷里形單影只,從不結群。U師傅走進老屋里來工作,就像一

  • 悼路遙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我當年插隊的地方,延川,是路遙的故鄉。我下鄉,他回鄉,都是知識青年。那時我在村里喂牛,難得到處去走,無緣見到他。我的一些同學見過他,驚訝且

  • 告別?英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周?英,以非凡的毅力同傷病抗爭三載,于1994年5月5日離開了他所愛戀的這個世界,終年48歲。 所有他的朋友,都看他作親敬可賴的兄長。他心中始終裝滿

  • 老屋小記(6)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然后,暮色*蒼茫中,我碰上了一個年輕的長跑者。 一個大才的長跑家K。K在我身旁收住腳步,愕然地看看我,問我這是要到哪兒去。我說回家。他說,你干

?
九游app官方下载安卓 - 九游app官方下载苹果游最新版